眉妩

吞魂吐岁月 眉翠好生薄

全员性转!!!九门大队的队长和队员的恋爱之路

高二狗,理科生,考试前写出来的请不要太当真啦,我都是瞎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齐铁嘴毕竟是个技术兵种,体能再怎么好也比不过张启山,只能拎着设备在后面连跑带颠得跟着。
齐铁嘴还记得一次演习的时候亲眼看着张大小姐一个人埋伏,等时机成熟一把枪就把对面喘气的都干掉了,那架势那气势那身段,怎一个靓字了得!
从那次演习开始,张启山身后就多了个坚定的粉丝。
张启山觉得身边多了个齐铁嘴,这基地里枯燥的日子也好过了一点,于是两人的关系就越来越好,最后成了上下铺。
齐铁嘴也觉得张启山这个人真是越了解越有意思,之前只知道她是个单兵作战力极强的人,后来知道人家也是重点院校毕业的高材生,家里什么都不缺,该有的学位都有,选择从军就是为了信仰。
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好的人了。
齐铁嘴经常这样感叹道。
好像听人说过一句: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
张启山简直就是宝藏,无数人寻找着这样的人,而这么好的人就在齐铁嘴身边。
有次齐铁嘴训练时崴了脚,脚腕瞬间肿了好高,张启山晚上帮着又是擦红花油又是按摩,折腾了好久才睡。
第二天早上出早操的时候张启山根本没叫齐铁嘴,还把早餐带回来一份。
齐铁嘴自然是十分感动,正在整理内务的二月红见了自然揶揄几句“佛爷你偏心啊,上次我负伤都没这待遇。”
张启山挑了一下眉毛,马上回应:“谁让你是有对象的人呢,上次我看你吃阳春面吃的挺欢的,我这作为队长不是得关心一下和我一样单身的齐八嘛。”
齐铁嘴听了张启山的话差点咬了舌头,心说你这目的实在是太纯粹了,不愧是中国好队长。

有次演习齐铁嘴因为中了埋伏被抓了,正呆在俘虏营里写程序,忽然感觉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背,转过头发现是张启山。
齐铁嘴心里有点震惊,张启山这么强的角色不应该这个时候就被抓到,难道这是战术,潜入地方内部,深入俘虏营拯救俘虏同志?
齐铁嘴心想:能抓住您这么个大鱼怕不是比赢了演习还让他们高兴吧!
张启山笑了笑就找了个椅子,搬到了齐铁嘴旁边坐着。
“我有个朋友看上了另外一姑娘,说什么会跆拳道能加分还说两个人学得快,非要把我拉去,最后他们俩没成,我倒成了黑带。”
齐铁嘴心想:你这散打空手道以及巴西柔术的功夫别也是这么学的吧,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就知道为什么你朋友和那人没成了。
“我一周前才知道他不在了,因公殉职。”
齐铁嘴能看出张启山的失落和难过,她用手轻轻拍了拍张启山的后背以示安慰,同时安慰道:“佛爷,生死有命,我进队那天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——我知道你心里肯定难过,你要是还想说什么就跟我说。”
张启山抬起头与齐铁嘴对视,她的眼神很平静,但齐铁嘴能看出风平浪静的海面下怎样暗潮汹涌。
“总有人得承担一切,我明白的。”
齐铁嘴忽然有些害怕,模拟时只要在频道里听到张启山的声音就安心许多,她也想过这是不是一种心理上的依赖,依赖是不该有的,毕竟战场上的局势谁都说不准。
依赖会让人产生习惯,如果有一天真的发生了意外,这种习惯可能会害死人。
张启山代号佛爷,度众生苦厄,保一方平安。
齐铁嘴问过张启山,为什么选择这条路?张启山当时的回答只有四个字:为国为家。
她不仅是张大佛爷,九门小队的队长,还是这个国家的公民,还是张家的女儿,张大小姐。
这个几乎完美的人总能让人意外,你以为这已经是最好,可她却总能拿出更好的。
张启山对其他人的吸引力就像源电荷与电子一样,没人会对此感到疑惑,因为她实在太有魅力。
齐铁嘴说:“佛爷,我给你算过了,你后半辈子一定很幸福的。”
“我可信你了啊!”张启山笑着回答。
张启山也是打心里佩服齐铁嘴,九门大队里的人都不简单,可是其他人的厉害都是能看出来的,唯有齐八,平时看上去温顺得很,每次模拟红方都先抓齐铁嘴这样的,却没几次能抓的着。
齐八在队里的定位就是技术兵,大家也没指望他多能打,但经常和她一起行动的张启山知道,齐铁嘴不光精通各种设备,还能用各种方法阴一下敌方。
有次张启山和齐铁嘴被困在了一片丛林里,七个人对两个的极度不公平对抗,张启山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,拿起枪一边跑一边开枪吸引注意力,齐铁嘴趴在原地准备射击,等张启山跑出200米的时候对面就剩下两个人了。
张启山忽然听见身后一生惨叫,回头发现制高点上冒起了黄烟,暗骂一句真是不要碧莲。
又是一阵枪声,对面最后一个人也被“击毙”。
张启山当时脑子里就想起一种人——少林寺的扫地僧。
在这么大的压力下这么短的时间里,齐铁嘴干掉了至少5个埋伏着的人。
这还是那个之前说自己就是个技术兵会只弄弄仪器的齐铁嘴,只不过现在她认真了,拿起枪的时候不比九门小队的任何一个人差。
于是齐铁嘴过来的时候,张启山拍拍她的肩膀,说:“老八,你有才,不必过谦。”
齐铁嘴笑了笑,又回到了平时一副文弱书生样。

评论(1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