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祝福你的余生拥抱伟大,爱不能爱,恨不敢恨

张启山性转,只恋眉目中那粒红尘种

啊,依旧是文笔废的理科狗
快要期末考试了好紧张,既想好好学习但是又提不起状态的感觉真难受。
大概要开始闭关学习了,啊,希望能成功。
如果有和我一样的高二狗那我们一起加油吧
话说我都不知道怎么打tag了。。。
——————

张启山一夜之间抢走了全长沙城上下所有名媛的风头。
这人不仅皮囊十分美艳,气质更是极佳,只可惜如今世人还是贪恋外貌者多些。
她不是位娇滴滴的弱女子,是能握枪提刀上战场的。
听说张小姐本家是在东北的,不知为何来了长沙,还凑巧遇见了齐铁嘴。
齐铁嘴那天开摊算卦,碰巧看见个气度不凡的小哥,当时就来了兴致,仔细看了一眼,这一看就不得了啊,这人看面相将来必成大事!
可是这看着看着,齐铁嘴就发现不对劲了,这小哥怎么看怎么像个女人啊!
这就是女人啊。
“诶呀,人间少有啊!这位先生,您将来一定非富即贵啊!”
“此话当真?”
“我对天发誓,一字不差。”
张启山却笑了,齐铁嘴顿时觉得古书里说的什么一笑值千金都是真的。
“虽然我不相信算命的,但是你这样夸我,我也会不好意思”说着,张启山掏出几个铜板往齐铁嘴桌上一放“这个钱你收下,谢谢啊”
齐铁嘴看见张启山掏钱连忙说:“这位先生,快快快,快拿着”说着就把钱往张启山手里塞“这个钱啊,我不敢收,还望以后你能照应在下一二。这卦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!”
张启山只觉得这人很有意思,便笑着答了句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齐铁嘴给自己算了算,最近大吉大利。
后来张启山经常路过齐铁嘴的摊子,两人就搭上了话聊起了天,这么一来二去的竟成了朋友。
张启山此时在长沙城还没什么名气,旁人都只叫她张小姐,稍微了解点的叫她张启山。
齐铁嘴一直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看一姑娘起这么个硬气的名字,直到有一次张启山带着一身血找到了他。
张小姐不是画上的花草屏风上的凤凰孔雀,是个有理想有报负的人。
“那古墓万分凶险,连我们九门中人都不敢去,你何必自讨苦吃呢?”
“不经历凶险,怎么能在长沙立足啊。”
张启山扭扭脖子,靠着栏杆沉默了一会儿后看向了齐铁嘴,说:“你那卦算的一点也不准,到头来我还得靠你照应。”
齐铁嘴见张启山这样自然心疼但心里又有点别扭 ,只是回答“不准就就不准吧,反正我也没收你钱,两不相欠吧。”
张启山自然察觉到齐铁嘴的情绪,心里舒坦了许多,用手背敲了敲齐铁嘴表示自己都明白。
齐铁嘴只是叹了一口气就去取药了,张启山这样他又有什么办法?有病就医有伤就治呗,毕竟不能妨碍别人要做的事。
后来有人看齐铁嘴肩不能抗手不能提,就动了欺负人的心思,把人绑了不说 ,还抢了齐家的盘口。
张启山绝对忍不了,敢动齐铁嘴的人都是嫌命长的。
于是张启山一个人闯到了仓库,那群日本人见是个女人便没太在意,只想着快点把这捣乱的人处理掉。
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,张启山这么能打。
张启山先是赤手空拳放到了第一个冲上来的傻蛋,然后又快速夺了这人手中的刀,割开喉管的动作相当流畅。
鲜血喷出老高,有些溅到了张启山的脸上,她只用手背擦去,在脸上留下一抹浓重的红。
“阿修罗?”有些人甚至开始给她取外号了。
“放了他。”
其余人见张启山不像个好对付的角色,便一起举刀准备来一场不公平的对打。
张启山自然提刀就上,刀刀都是冲着对方脖子上的动脉去的,其次就是颈椎。她要的不是对方失去战斗力,在这种情况下一刀毙命才是最好的方式。
虽说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但还是救了齐铁嘴一命。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
救命之恩……涌泉相报?还是以身相许?
齐铁嘴从小就被夸聪明,遇事能出主意,此刻却傻了眼。
思虑再三,齐铁嘴还是决定不说。
长沙城还有谁敢动张启山和齐铁嘴?张启山生起气来是真的动手,刀刀见血拳拳到肉,可不是只受点皮肉伤的事。
齐铁嘴觉得自己和张启山一定是命中注定要相遇相知,否则为何那时经过算命摊子的不是别人?为何那时刚好就是齐铁嘴在那里?
虽然算了这么久的命,但这的确是齐铁嘴第一次觉得命这东西真是太玄妙。
张启山也说过,陌生人初见时莫名的好感都是上辈子没用完的缘分。
话是这么说,但上辈子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把缘分留到下辈子?
长沙城不知多少人挣着抢着向张启山表达自己的爱意,那些人能拿出来的远比自己一个算命的多。
这种事真是叫人难过,叫人吃不下饭睡不着觉。
所幸自己这个算命的还有一技之长,能帮到她。

评论(1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