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祝福你的余生拥抱伟大,爱不能爱,恨不敢恨

暗云 千锤成钢百炼成灰

我抱着那个暗香女弟子,她也没挣脱,我很开心。
那是个很晴朗的日子吧,我不大记得了,但我记得那日枝头粉色的艳霞和金光闪闪的屋顶,我救了一个重伤的暗香女弟子。
医者仁心,我便是那种见到人就要救的人,师傅常夸我这点,又每每摇头说太过善良的人往往会受更多的苦。
我总是笑着说师傅,徒儿不怕,我可是咱们云梦数一数二的能打呐!谁要是敢欺负我啊,我定叫他好看。
师傅笑我天真,往往会给我几块糕点吃。
我救那人,她说谢我,若是当时能预见后来,她怕不是会直接杀了我。
师傅说的对,我太善良,才会心软去救那混蛋。他根本不是伤重,而是装个样子骗人。我刚一过去,正打算搭脉便吸入一些粉末,他又点我穴道,挟着我的腰将我掳走了。
我都来不及反应,只能看向那个武当弟子,希望他轻功够好能救我一命啊。可事实却是相反,那武当弟子拼尽全力也追不上,我见那身影越来越模糊,急得哭了出来。
此时,那个暗香弟子出现了,她身手矫健,只三招便划破了那采花贼等我喉咙,将我救了下来。
我自然十分感激,却忽觉浑身燥热,头不受控制般向她冰冷的身体黏过去,她皱眉,解开了我的穴道。
我虽不谙那些男欢女爱的事情,但她把我放在榻上还解我腰封,我便知事情不大好,拼死挣扎。
她却按住了我,冷着一张脸说是我你怕什么,我好心帮你一次而已。
随后发生了什么我不大记得了,她同我说她抱着只穿着亵衣的我吹了一夜的风我才冷静下来。
我只记得她软软的唇和那雪白雪白的胸脯,像极了师姐样的鸽子。对了,还有她劲瘦的腰,搂起来是真的舒服。
我与她相处不过两日,但每日都很开心。我教她药理以及受伤时如何自救,她教我如何制造暗器以及怎样跟踪在别人身后才不会被发现,还总是嫌我笨,轻轻敲一下我的头。
第三日清早,她将我叫起来,说是有个武当弟子要找我,我便知道这几日的快乐还是尽了,向她拜别。
我问她为何要救我,她说因瞧我生的可爱,不能叫那等下三滥的人碰。我向她道谢,她却摆手,还说日后再看见这样的事,她也不会这了,要我保重,莫要再那么蠢了。
我点头说好,她笑了,又递给我一个锦囊,说是里面的东西劳烦我回云梦之后种下。
那武当弟子自然很是愧疚,见到我便赔罪,说自己无能,没能救下我。
他送我回云梦,我这才注意到原来他在使用轻功时脚下会有鹤来,高兴了半天。
我将那种子种下,日日悉心照料,终于有一日花开了,却是株兰花。

评论(3)

热度(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