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眉妩

也许是天生懦弱的关系,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祥的预感

霆兔 生何有幸2

第二天一早,陈霆就带着威廉走了,只留下一床云雨后的痕迹。
阿星一边喝着白粥,一边想着以后的大嫂会不会是这个威廉。
答案是肯定的,陈霆是真的钟意他。
果不其然,两个月后这位美人威廉就成了他们大嫂,但陈霆护人护得特别紧,许多兄弟都没见过传闻中的大嫂,只晓得他叫威廉,私下都传他是个妖精来的。
阿星懒得与他们争,但他记得那天威廉的样子,那明明是仙子下凡,是凡人的欲,是上天的成全。
威廉平日里是高贵端庄的,他矜持且很有教养,哪怕对流浪汉也是客客气气的,常会很善良的掏出张纸币放在那些人面前。
大家都说大嫂好心地,有嫉妒者则暗骂他装模作样,在霆哥面前装作多善良多天真,实则是个很有心机的人,接近霆哥一定另有目的。
倒也有人查出些东西,据说这大嫂是个小公子来的,平日锦衣玉食,管你什么豪宅豪车想买就买,总之不可能为钱或权与霆哥在一起。
没人知道威廉看上陈霆哪点,是年轻俊朗还是觉得做黑道大佬的人有意思,亦或是看中霆哥好腰好体力,就喜欢被霆哥一战从天黑干到天亮。
圣女竟被污蔑,不知天父作何感想?
阿星知情却不好反驳,只是在心里说你们懂个屁,一群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人,要是真的看见威廉的时候一个个扯旗比谁都快。
此时被议论了一个月的威廉着正枕着陈霆的腿,吃着萝卜糕。陈霆正用电脑处理文件,威廉对那些东西是一点兴趣也没有,只盼着陈霆早点处理完好和自己欢好,他是个处在发情期的omega,需要alpha的疼爱。
陈霆办完事情把电脑一合,抱起威廉时玩笑一句,说他再这么吃下去就胖的抱不起来了。威廉嘟嘴,小声嘀咕着你腰不好就不要怪我啊大叔,却没想到陈霆听的一清二楚,直接回了一句我也没大你几岁,嫌我老了?
威廉知道陈霆这是心里有些闹别扭了,连忙甜甜的叫了声霆哥,又补充说威廉最喜欢霆哥了,看见陈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迅速在脸上亲了一口。
陈霆心情大好,自然也更卖力,威廉觉得自己几乎要散架了,他们享受着最原始的快乐。
得一时开心便好,个中滋味只有个人知晓。
欲望交缠,多一寸肌肤相贴,他已颠倒众生。
威廉觉得很满,无论身体或是心,他心中除了陈霆的确装不下别的人。
他眼中雾蒙蒙,轻声说我真的好爱你。
本是沉迷时刻,威廉忽然哭了起来。
陈霆不知怎么回事,扯了几张纸巾,一遍替人擦泪一边安慰,哄了好一会儿威廉才停下来,抽噎着问你明天早点回来好不好?
陈霆这才松了一口气,笑着说当然没问题。

评论(3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