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眉妩

也许是天生懦弱的关系,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祥的预感

妖气冲天,我的美人。
————
帝辛掀开面纱,一张绝美的脸便露了出来,这人的确可教后宫粉黛无颜色。
元凌低着头,帝辛问他为何不抬起头,他答不敢直视大王神威。
帝辛抬起他的下巴,问那你侍寝时该当如何?随即一把拉过元凌,将他按在了冰冷的床上。
元凌没有回答,他甚至连迎合的动作都没有。
帝辛有些愤怒,他是王,世间的人都要讨好他,他的美人们那个不是使劲浑身解数来取悦他的?
他占有了美人,像对待烈马一样对待他,在他身上驰骋,那滋味堪比上阵杀敌,叫人浑身血液都沸腾。
令帝王没有想到的是元凌虽看上去冷冰冰,却很是妩媚,还有些乖巧。
他是高贵神女,是欲望之花。
美人柔若无骨,他的唇是花瓣,肌肤是玉石,散乱的发像羽毛一样柔软,那双眼里倒映着满天星河。
帝王许诺,我要为你建一座摘星阁。
三千宠爱在一身,元凌成了众矢之的,嫔妃嫉妒他,大臣们则认为他是红颜祸水,在朝堂之上斥他为妖孽,要帝辛杀了他。
可是这些并不能影响他,他依旧美丽动人,帝辛还是离不开他的床榻,如果他要星星,也会有人去取。
帝辛宠爱他,将朝歌最好的都奉与他,送他最好的玉石最华美的衣衫,各种珍奇事物都要拿给他,将最温柔最动听的话都说与他听。
元凌问帝辛,为什么王后能为你诞下孩儿,我却不能?帝辛笑着揽过元凌,说此事难于摘星。
这是元凌第一次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,却并非最后一次。
帝辛并不会因元凌不能诞下皇子而不爱他,他还是会在床笫间说些动情的话,会吻元凌的眼角,会叫元凌欲仙欲死。
元凌夹着腿,又用手抵着帝辛,说大王神威,凌儿受不住了。
帝王瞧出他眼中春水泛滥,咬一口他又长又白的颈,说凌儿乖些,自然就受得住了,孤会好好待凌儿的。
元凌想,大王是爱我的,于是他收回手,任帝辛探入幽径。
帝辛说今日使臣送来一把宝剑,甚是锋利,削铁如泥,孤甚是喜爱。
元凌的手环上帝辛的脖子,他娇声喘着,说大王在此时还提,便是喜欢那宝剑多过我了。
帝辛按着元凌的腰,笑着说那宝剑虽好,未及你这剑鞘万分之一。

评论(2)

热度(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