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想在花朵缭绕的街道上,成为即使飘落也美丽的花

时俊青的前半生

恶心到我了,午饭没吃进去
青青是天使,我一碗台式臊肉饭砸黑子头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
时樾第一次见到何瀚时以为他是个冰山美人,高高在上的总裁,没想到其实是个有趣的人。
第一次见到时樾不想上他的人有,跟时樾共处一室不想上他的也有,时樾都爬到他身上了也不想上他的,何瀚是独一个。
万万没想到,何瀚居然一脸贞烈的拒绝了时樾,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了视频,搂着时樾看了一晚上相声小品。
何瀚清醒之后觉得场面十分尴尬,时樾倒是很开心,问他交个朋友行不行。
一来二去,两人便成了朋友,但外人不知,只当时樾碰上了个霸道总裁。
时樾平时从不提过往,但有次喝醉,抱着何瀚诉苦,说我所遇非人啊,我就是倒霉,倒霉到家了。
人活一世,自然不如意的事多些,旁人看他是何家大少,何氏接班人,却少有人知他内心所想却是复仇。
或许有人真的爱他,但他没心思去爱别人。
何瀚问时樾,今天路上看见那个是谁?时樾平淡的答,故人。
何瀚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,说好了,以后我怼他,再遇见以前欺负你的人你就告诉我,我往死里怼他们。
时樾被他逗笑,说那你加油,何总裁。
承让承让,时老板。
何瀚打开手机,把名字改成了常狗熊,虽然他现在还不能替时樾出气,但是以后会有机会的。
时樾瞥见何瀚改的备注,笑出了声,说真不愧是我们总裁大人,这名字真准,我以前就想这么叫他来着。
篮球场上,时俊青采取粘人政策,像树袋熊一样抱着常剑雄,不让他投篮。
常剑雄那时很宠他家青儿,一只手把时俊青抱起来,另一只手投篮,咻的一声,时俊青的树袋熊不让你投篮计划失败。
他把头靠在常剑雄肩上,笑得春光灿烂,常剑雄也跟着笑,球场其他人不大清楚其中奥妙,也跟着傻笑。
时俊青从这时就笃定了常剑雄是个闷骚,投篮的时候看上去很正经,但没人看见那迷 之凸起抵着时俊青的胯,也没人留意那看似拍拍背实际在翘 臀上拍了两下的手。
当天晚上两个人在一起洗澡,时俊青觉得如果没有法律保护的话常剑雄可能会把自己给吃了,骨头都不剩的那种。
那是一种处于发情期动物的眼神,他在动物世界上看过。
当时时俊青脑海中闪过一个声音,春天来了,又到了小动物们交 配的季节了。他摇摇头,想着自己可不要做小母熊,画面好血腥。
当时是个人就看出来他们俩关系不一般,偏偏当事人之一不相信,把它称之为伟大的革 命友谊。
事实证明,去tm的革 命友谊吧,最后不还是滚到一起去了,时俊青对此表示这都是春天来了的错。
常剑雄就是看起来稳重,动真格的也是新手,把时俊青压在身下磨磨蹭蹭半天,最后还是时俊青一脸为大义献身的样子采取主动。
那一双腿缠上来,柳下惠也变西门大官人了。
他搂着常剑雄的脖子,快 感侵蚀着理智,他还能抽出神来捂住刘海,哭喘着说你要是把我发型弄乱了我跟你没完。
常剑雄最见不得他这般可爱样子,简直想把他揣进口袋里,不让别人看见这只小兔子。
他亲吻时俊青出了层汗的额头,刻意弄乱他刘海,说青儿,哥补偿你。
说完,常剑雄开始冲刺阶段,时俊青害怕别人听见,一口咬住常剑雄肩膀,心想你属熊的吧,这么猛。
天边有流星划过,带着长长的尾巴,和白色的光。
常剑雄扯了几张纸巾把他子子孙孙擦干净,扔到垃圾桶,笑着说他们几个回来肯定又要说咱们俩吃独食了,要不先下几个片子在电脑里备着?
若室友知道,一定会说本来就是吃独食,你把咱们学校最好看的人都给上了,你现在差不多是全校喜欢时俊青的人的情敌了。
时俊青此时是一点力气都没有,整个人都瘫在常剑雄身上,出了汗的身子粘在一起其实不是很舒服,但是他很享受这种感觉。
他调整心跳,尽量与常剑雄一致,这让他有种归属感。
门窗紧闭,仿佛一个盒子,锁着他们的秘密。
这该是潘多拉的魔盒,藏着罪恶与欲,还是杜十娘的宝箱,锁着仅剩的一点发着光的回忆。
何瀚问,要不要我们组织一个聚会,然后我带着你去,我们一起浇他红酒什么的。
时樾笑得腰疼,说你和谁学的这套啊你!
何瀚点点头,煞有介事的说,你说得对,我们强迫他看完小时代看逐梦演艺圈,不许离开不许睡觉,很好的刑罚。
此时,正在开车的常剑雄打了个喷嚏。

评论(11)

热度(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