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眉妩

也许是天生懦弱的关系,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祥的预感

April Fool 常樾

愚人节快乐
骗你的
——
时樾喝光杯里的酒,摇摇晃晃的起身,常剑雄连忙去扶,人不出意料的倒在他怀里。
时樾的脸红扑扑的,他大概是喝醉了,笑得很开心,灿烂明媚不掺有一点杂质。
他说常剑雄,我们从头来过吧。
常剑雄瞪大了眼睛,他不敢相信这是时樾说出的话,这个人曾无数次强调时俊青已经死了他是时樾,并且拒绝一切道歉,因为发生的事已经无法挽回。
时樾把头一歪,露出一个乖巧的笑,故作轻松的说April Fool。
看着常剑雄的表情,他笑得更开心,仰着脖子几乎要笑到断气,说我和谁重新开始都不和你重新开始,我和你的事还没完呢。
在蓝天利刃时时俊青也开过这样的玩笑,大家合伙骗常剑雄,说南乔来找他,时俊青藏在常剑雄的被子里,等到被子被掀起的一刻抓着被子可怜巴巴的说常少爷你始乱终弃,我好伤心啊。
当时整个寝室都要笑翻,时俊青更是笑得腰都直不起来。
时樾掐着自己的大腿保持清醒,他可不想主动送人头,如今虽说有些逆风但是还有很大的翻盘机会,万万不能浪。
April Fools.
时俊青只会和常剑雄睡在一张床上,时樾和谁睡一张床都不会轮到常剑雄。
只有常剑雄能欺负时俊青,谁都不能欺负时樾。
你亲手杀了他,时俊青这辈子都没有原谅你的机会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