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眉妩

也许是天生懦弱的关系,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祥的预感

四月飞雪,我好冷
只有公交上是暖的
偶然瞥见外面稀稀疏疏的开了些桃花,树尖也吐了些绿芽
这才忽觉春已至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