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祝福你的余生拥抱伟大,爱不能爱,恨不敢恨

时俊青的前半生 章陆

常剑雄把地图盖在头上,靠着墙壁坐了下去,现在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保存体力,然后再寻找方向。
他推了推身旁瞪大眼睛守夜的时俊青,指了指自己的大腿示意时俊青先休息,换人。
时俊青有些愣住了,皱着眉很是认真的问你腿受伤了?
此话一出,常剑雄差点就要笑出来,他搂着时俊青的腰,一用力把人给拽的向自己这边倒下,拿起身旁摆着的枪说换我,你睡会儿。
小兔子乖乖倒在腿上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时俊青太拼命,他恨不得一秒钟都不耽误,这对保存体力并无益处。
常剑雄看着时俊青的侧脸,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摆了个相机的手势,把这画面存在脑海中当做留念。
他轻声说青儿,你可真会抓我死穴。
常剑雄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但他的最终目的不是攻山,是攻略时俊青啊。
其他队友表示没眼看,说不管是谁就一枪out的是谁啊?常少爷。现在拉着时樾不松手的是谁啊?实力双标。
谁都不信,一个红队一个蓝队居然相处的如此融洽。
今夜风微凉,带走一丝残存的热。
演习虽然累,但是它值啊,这就是养成游戏里加好感度加到爆表的机会啊,多年来深谙游戏套路的常剑雄如是想到。
他送给时俊青一盒巧克力,很是精心的画了个轻松熊,他相信青儿一定会猜出来的。
时俊青以为这是什么幸运抽奖活动,并把这个当成了宿舍的公有财产。
舍友表示你看看你老婆觉悟,再看看你,人比人气死人,常剑雄同学,你的思想水平急需提高啊。
常同学想对时同学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,老师。
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推了推金丝框眼睛,指着黑板上的幻灯片说春天到了,又到了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了,我们要顺应自然规律,不要人为改变。
常剑雄悄悄撕下一页书,从时俊青的笔袋里摸出根笔,写了些东西便折成信的样子推到了时俊青面前。
时俊青很好奇的看了常剑雄一眼,说你搞什么洋事?他拆开那张纸,发现上面写着今晚宿舍开荤,为了不被老师点名,他笑得很含蓄,把纸揣进了口袋里。
骗子,根本不是宿舍开荤,就是常少爷给自己开小灶。
对此,常少爷表示如果时俊青残忍拒绝那就当成玩笑,你们赶紧端着菜进来救场,万一时俊青答应了,你们直接去外面吃,怎么搞都有你们一顿饭,亏不着你们。
对此,弟兄们表示常剑雄平时看起来那么呆的样子,没想到现在长大了,知道表白啦。
孺子可教,爱情的力量可真是伟大,点木成花。
常剑雄抽出几张红色票子,塞到宿舍老三手里,说就看你们随机应变能力了,一定要神助攻啊!
啧啧啧,恋爱的酸臭味,是谁在煮螺蛳粉?
时俊青抱着几本书回宿舍,一推开门就看见常剑雄坐在床上,拄着下巴模仿思想者。
常大思想家向时俊青抛出个问题,如果我一直很秘密的喜欢一个人,想表白却又怕被拒绝,我该不该表白?
时俊青把书放到桌子上,说谁不知道你那点事啊,你尽管去呗,爱要越锉越勇,今晚上不是开荤吗?你们就给我剩个锅啊。
扎心,你要去表白南家小姐还问我,我当然不想你去,有用?
常剑雄深吸一口气,站起来握着时俊青的手,看着时俊青的眼睛,说青儿,我和你说个事,我喜欢你,真的特别喜欢你。
完了,怕不是要炸,让你浪,活该,说好的稳重carry,倒是开场怒送一血。
对方已摧毁你的水晶,defeat.
时俊青楞住了,快速眨了几下眼,随即郑重的说我也喜欢你。
你要是说April Fool,我就抓你小小熊,让你再没法出去祸害别人,也算行善积德。
峰回路转,逆风翻盘,全场最佳。
常剑雄很是激动,把时俊青抱了起来,说太好了,太好了,我就说还是有希望的。
这比中彩票还叫人开心,是火锅里最后一块肉,食堂最后一份萝卜糕,感谢数学老师,感谢概率学。
时俊青没想到会来这一出,有些受惊,很是无辜的睁大眼睛看着常剑雄,奶声奶气的问他什么有希望啊?
别突然来个转折,说这是向南乔表白的演习,那多尴尬,他真情实感做替身,怕不是能入选奥斯卡。
该怎么缓解尴尬?拍拍他说兄弟,很棒,南小姐一定十分感动,你加油。
时俊青不知道,常剑雄几天前与发际线宗师级别的数学老师据理力争,争论双向暗恋这种事发生的几率,老师推了推眼镜,露出一个王者的微笑,说这种事也轮不到你头上,几率太小。
你看,这不就轮到了吗。
他大型犬一般蹭蹭时俊青的脸,说没事,手顺着时俊青流畅腰线下滑,最终滑到他宽松的短裤边。
雄性多为下半生动物,此话不假,时值春天,整个蓝天利刃都被用不完的荷尔蒙包围。
时俊青一下红了脸,扭开脸说他们回来会看见的,说着按住了常剑雄的手。
常剑雄轻轻咬了咬时俊青的鼻尖,说他们今天晚上都不回来,放心。
此话一出,时俊青才反应过来,撅嘴说你们这是合伙把我卖了啊,好兄弟说卖就卖啊。
常剑雄把时俊青压在床上,手很是不老实,正打算脱裤子,忽然传来敲门声,说时俊青,有你的紧急电话。
时俊青连忙推开常剑雄,眼里泛着层水雾,说我马上就回来,说完披上外套跑了出去。
父亲去世,还欠了一屁股债,足以压死人,大喜大悲大起大落,时俊青坐在医院冰冷椅子上哭了出来,他恍惚觉得这是梦,一切都太快。
他回到学校去找常剑雄,并非是因为别的,他现在需要一个肩膀,一个怀抱,他觉得自己快要塌了,冰川融化。
可现实很残忍的甩了他一个巴掌,还给了他一脚,回手顺带捅他一刀。
真可笑,你偷了我的论文献给南乔,又说喜欢我,我居然忘了你们青梅竹马,傻乎乎的以为你说的都是真的,活在我自己的幻想世界里,做一场白日梦。
开除学籍,永不录用。他已无生路,四面都是悬崖,他无论向哪边走都是死路一条,粉身碎骨。
有人救他,却又吃掉他。
时樾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何瀚那张贵气十足的脸,何总裁笑笑,说你把我腿都压麻了,今年晚会的小品可以的,把你都看睡着了。
何瀚按开电视,随意调了个频道,时樾看清剧名,我的前半生。
他坐起来,抱着何瀚一条胳膊,一边吃着桌上的薯片一边表示这些明星他都不认识,都谁啊?
何瀚把薯片抢过来放在茶几上,往时樾手里塞了串提子,说这都几点了还吃薯片,胖死你,到时候变成大树敦子别哭啊,你就知道陈伟霆一个明星,要不换个台看看有没有老九门?
时樾吃了颗提子,摆摆手说不用,我随意看看就行,提子好吃,我想给清醒梦境配这个,哪里买的?
何瀚也吃了颗,摇摇头说别了,不划算,那你服务费得加几个百分点。
说着,何总裁伸出三根手指头在时樾面前晃了晃,时樾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,说这个价钱能接受啊。
何瀚露出一个中招了的笑,说三百一斤。
我们不要谈论这些了,还是看电视剧吧,时樾选择抱着提子不说话。
罗子君的前半生是那样的,时樾盯着屏幕,看着前半生那三个字时觉得心口有些难受。
他想,时俊青只有前半生,他的时光被永远定格在那个有些燥热的午后,他拎着包,走出蓝天利剑,没回过头。
时樾是娇艳欲滴红玫瑰,盛开在时俊青腐烂的骸骨上,他风中而立,用美丽吸引,用身上尖刺利刃杀人,人人都赞他绝代。
失落也复活。
阿瀚,我还是很心疼,还是不甘心。
可时俊青还爱他。

End
可配合短篇April Fool食用

评论(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