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眉妩

也许是天生懦弱的关系,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祥的预感

生何有幸 十五

陈霆回来的很晚,身上还带着酒气,威廉开门时打了个哈欠,说你今晚又去Lucid Dream了?
经过上次停车场一事,威廉与时樾关系改善不少,他也明白陈霆去找找时樾是很正常的事,但陈霆身上萦绕着属于另一个人的信息素的味道,这就让他无法理解了。
威廉脸一沉,冷声问你到底去哪儿了?
日月可鉴,陈霆真的是去了清醒梦境,可今天恰巧是时樾发情期,时樾强撑着和其他老板谈生意,还要被灌酒,实在是撑不住了才向陈霆求助,希望他帮忙促成这笔生意,事成之后他们的交易才好进行。
只要他们现在还是合作关系,就不能不管。
陈霆一是撑场面二是防止有人趁虚而入,在时樾身边坐了几个钟头,心里想着原来和老顽固谈生意都是一样的麻烦,半个钟头就能解决的问题他们能抻到第二天。
他自然不把这当回事,可在威廉的角度看来这就是背着自己出去玩,还带着一身的信息素回来怕不是要气死谁。
威廉又想到自从有了宝宝他们就没做过,当即吻住陈霆的唇,说我好想你。
两人甜蜜到了床上,威廉好不容易把陈霆腰带解开,正要拽下裤子,却被陈霆按住了手,说威廉乖,先睡觉。
本来可以刺激一下的夜晚又变回平淡,威廉把头埋在被子里,小声嘀咕着阿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。
陈霆抱着威廉,早已睡着,并未听见威廉的话。
黑夜漫长,睡觉是熬过它最好的方式。
威廉难得起得早,他看着陈霆睡颜,不自觉的露出笑容。
情人眼里出西施,古人诚不欺我。
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撒进来,陈霆一醒来便看见威廉对着自己笑,本来是很开心的,但被如此目光注视久了,他忽然有点不好意思,笑着问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
威廉眨眨眼又摇摇头,说没有,我就是在想宝宝长得会更像谁。
他撒谎了,其实他根本不是在想宝宝,只是看着陈霆入了神,他现在脸皮越发薄,对着陈霆说不出这种话。
陈霆轻轻揉揉威廉的脸,说像你好些,长得这么靓。
威廉笑笑,说你好会夸人。
今天威廉起得早不肯闲着,说什么都要到厨房帮陈霆做早餐,还咬着嘴巴很是无辜的盯着陈霆,饶是社团大佬也毫无抵抗之力,只能说好好好。
陈霆自然不能让威廉下厨,便从冰箱里拿出一把青菜,说你把这个洗洗就行了,我给你弄些温水。
威廉这边洗菜洗的认真,陈霆抓紧时间把该切的该煮的都弄好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效率,此刻才意识到以前做的节省时间的数学题是多么重要。
陈霆这边动作快得飞起,威廉看了不住赞叹,哇,你好厉害喔,切的这么快还这么好!
主厨大人被夸的十分得意,把切好的东西都码在盘子里,准备做菜。
此时威廉端着洗完的青菜过来了,陈霆接过青菜,说今天我们吃鸡丝粥,你先去坐着吧剩下的我来就好。
威廉从冰箱里取出几颗酸梅,放在一旁,刚取出的酸梅有点凉,要是自己现在吃了等一下陈霆又会唠叨半天的。
他没忍住吃了一颗冰的酸梅,其实没什么事,就是牙被激得有一点痛而已,不巧让陈霆看见了,直接把剩下酸梅拿走了,很是严厉的说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吃这个了。
这真的不算什么大事,但威廉就是烦躁得很,以前陈霆绝对不会这么强势的,他的表情简直完美复制那天在咖啡店,生人勿近。
加之昨天晚上的事便和陈霆生起了闷气,想着不能饿到宝宝才吃了几口,吃完饭就回卧室休息了。
陈霆也没想到这么件小事威廉会生气,今天又要去处理一件比较重要的事,一时赌气也没和威廉说话,开门走了。
其实威廉自己坐了一会儿就消气了,他也听见陈霆出去的声音,长叹了口气。
并非他不懂,一切新鲜的东西都有习惯的,腻的一天,从前陈霆待他是捧在手心含在嘴里,可这并不代表陈霆一辈子都会这么做,谁都没有义务对谁一直那么好。
可道理说的再明白,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失落,它们会一点点沉在心底,变成一块磐石。
该做出一些改变了,艺术虽然高于生活,但它的确来源于生活。
晚上陈霆回来时看见威廉穿着浴袍在沙发上睡着了,那浴袍是散开的,一室春光旖旎,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流鼻血了。
是回来的有点晚了,看样子本来是等着自己的,没想到睡着了。
陈霆自然不能让威廉睡在沙发上,他抱起威廉往卧室走,不巧弄醒了威廉,威廉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说了句阿霆,早上啦?
外面天空还是黑的,唯明月高挂。
陈霆刚刚替威廉盖上被子,便听见威廉喊他的名字。
陈霆关切的问他怎么了,才发现其实威廉在睡梦中,但他皱着眉,表情好痛苦,似乎是被魇住了。
威廉梦到了那段灰色时光,他坐在把椅子上,靠着玻璃向外望,世界是灰暗的,连太阳都灰蒙蒙。
他扭过头,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,那人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,露出一个诡异微笑,说下一个就是你。
那是一个很经典的笑,几乎每部恐怖片中都会出现,嘴角诡异的弧度和不怀善意的眼神。
世界摇晃,威廉挣扎着从梦中醒来,发现自己正在陈霆怀抱中。
陈霆擦去他额头汗水,问他怎么了?
威廉抱紧陈霆,说我梦到恐怖电影了,好骇人。
需你抱着我才好入眠。
威廉感到有炙热抵着自己,他用腿去蹭,又装作无意对着陈霆的脖子吹气,撩拨得卧室温度都升高不少。
陈霆除了一层薄汗,他连忙按住威廉的腿,说别,我要忍不住了。
自从那天医生告诉他你家omega有baby了,他就没动过威廉,能忍则忍,忍不住了就跑到厕所自行解决,今晚忽然受了这一招,自然兴奋得很。
威廉笑着问他,我同你困觉还犯法吗?见过多少次的小兄弟了,现在看见我还害羞吗?
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,我们做这种事不是天理吗?
当你讲你的手放在我的胸口,我认得那些金色鸽子的翅膀,我认得那黏土和小麦的颜色,在葡萄的皮上,我想我摸到了你,杏仁向我宣告你秘密的柔性。
直到你的手收拢于我的胸前,在那里像两只翅膀,结束它们的旅程。
————暂时end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