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吞魂吐岁月 眉翠好生薄

千岛寒流 章一

潮湿闷热的午后,教室里几台风扇不知疲倦的转着,空气中漂浮着躁动因子,或许下一秒就会爆炸。

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夹着书本走出教室,阿先在座位上翻看教材,明明是三十几度的高温,他流一身冷汗。

明明前几天梁宝晴还在学校书店里坐着看书,手里还握着杯奶茶,怎么好好的人说没就没?

阿宝,你不该这么幼稚的。

梁宝晴吞刀片自杀,据说他的喉咙都被锋利的刀片给划开了,一盒的刀片,足以把他的胃划烂了,身体的损伤是不可逆的,虽说人是抢救回来了,但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。

谁不明白呢,已经成了这个样子,他怎么还会想活着。

既然求生不得,为何求死不能?

这件事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,梁宝晴成了风云人物,关于他的各种事疯传,开在阴暗处与苔藓为伴的蓝色野花吸引无数人,梁琛听着他们的形容冷笑一声,这些人说的绘声绘色,好像他们多了解阿宝一样。

他们说阿宝勾引学长,又被学长甩了,他一时受不了打击就选择自杀喽。

“还不都是他自己贱,勾引学长,学长是不是因为他主动献身才看上他的啊,看起来那么冷淡一个人居然是这样的,啧。”

害人者深藏无人理睬,受害者则被拿出来议论指责。

没人在乎学长是谁,不是吗?他们只要编造关于梁宝晴的事就好了,这才是讨论的热点。

可梁宝晴平日几乎不怎么说多余的话,他最常做的就是坐在角落沉默,抱着自己最爱的相机,按在快门拍下眼前的景色,天空的飞鸟,火烧过的天边。

是夜,十点整,梁琛到医院去看梁宝晴,他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,插着无数的管子和测量心跳血压的仪器。

梁琛总说阿宝和自己都姓梁,不如认阿宝做弟弟,以后一直照顾他。

阿宝抢走梁琛手里的奶茶喝了一口,撇撇嘴:“那你现在就不想照顾我了是吗?”

那时候的阿宝阴郁却明媚,梁琛喜欢的不得了,却始终不敢说我爱你三个字,终究是不敢表白,害怕失去。

梁琛患有中度抑郁重度焦虑,之前他的人生靠吃药度过,见到梁宝晴的那天起他就变了,梁宝晴是他的药,他只有和梁宝晴在一起才能活。

人形百忧解,照亮灰色世界的太阳。

老师说千岛寒流遇上日本暖流,会温暖整个海域。

雨夜,梁宝晴披着件深绿色外套红着眼睛跑回来,鼻梁上架着的镜片已经被冲洗好多次,人被雨浇湿发高烧,梁琛给人喂了药抱到被子里:“谁欺负你了?我去收拾他。”

梁宝晴烧的不轻,嗓子里干的要裂开了,强撑着精神半张着眼睛抓住梁琛的衣领,说:“冷。”

他缩着身子抖个不停,叫梁琛又加了床被子,梁琛甚至觉得梁宝晴要被压死了,仿佛被子里填充的不是棉花或羽绒,而是钢铁,骨骼都要被压弯。

梁宝晴只觉得冷,好冷,比几千米下的深海还要冷,血液都要被冻住,阻塞无法流动。

梁琛去厨房煮姜汤,看着梁琛酒红色的毛衣梁宝晴又想到在医院,他无助的看向阿先,阿先推了梁宝晴一把,低着头说:“我等你。”

梁宝晴抓着阿先的手,他的腿止不住的抖,声音也颤颤巍巍:“阿先,回家好不好?”

阿先不耐烦的甩开梁宝晴的手,他以前和那么多人上过床,打过炮,怎么这次这么麻烦,半个小时就能解决的事情拖了这么久。

这么小概率的事被自己碰见,阿先恨不能回到几个月前告诉自己,离这个学弟远一点,他是个双,不单是性取向。
————
想写一个关于恶的故事,有zqsg有胡编乱造
有没有后续的话看评论和热度吧
比如超过20评论续订
作为一个不说人话的文手哪里有问题的话还请大家告诉我,爱你们

评论(14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