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吞魂吐岁月 眉翠好生薄

帅府攻略 1

观文之前跟我默念三次
作者是神经病,作者是神经病,作者是神经病
大帅就是个捐jing的
姨太太都爱大太太
以及……艾特一下超级可爱的阿忱 @迦罗
————
府里的仆人都说这新姨太太憨傻些,比不得前几个,一个个塞狐狸似的精,这个倒像个兔子,开心就抱着白菜啃,不开心就咬人。

日子实在是无聊,平时和他们没事斗一斗还挺有意思的,如今一个都蔫了,这府里的日子倒也无趣得很。

听说这五姨太没有一点背景,是大帅从路边捡回来的,本来打算当个佣人使唤,谁知收拾干净之后这么好看,大帅一高兴就强要了人家,还娶了进来做五姨太。

身后什么都没有还敢进大帅府,佩服佩服。

先不提自己母家在长沙的势力,二太太有文家撑腰,三太太是元家最宠爱的儿子,四太太家里虽不是什么政要,但家底殷实,住黄金屋也是不成问题的。

且这五姨太进府的时间尴尬,四姨太刚刚没了孩子,心里正难受着,大帅却敲锣打鼓的娶了姨太太回家,便是一向稳重温婉的二姨太都看不下去了,也到张启山这儿说大帅太过分,这样谁不寒心呢?小瀚身子本来就不好,没了孩子想必更加虚弱了,大帅竟一点都不顾他的感受。

张启山不是什么惹事的性子,别人不来招惹他也不去害人,只是和那些姨太太们没事你坑坑我,我再还回来,一来二去的也有了感情,几天不损上几句心里也空落落的。

四姨太单名一个瀚,是姨太太里最年轻的,大帅也是喜欢的不得了,最宠着这个小姨太太,气焰最盛的时候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什么的。

不出半年,何瀚便有了孩子,大帅起初高兴,日日来看望,何瀚身子不好胎像不稳,过了三个月也不肯叫大帅碰一碰,大帅也失了兴趣,又出去采野花,这才有了五姨太。

许是命中注定,到底是没保住,何瀚只不过打了个盹,孩子便莫名其妙的流了,当时大帅府内众说纷纭,其中一种猜想穿的最疯,说是大太太张启山做的,何瀚家世不差又得大帅的欢心,生了儿子必然威胁张启山的位置。

何瀚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孩子被害死了,直接冲到张启山的房间去要个说法,张启山正要睡下却来了这一出,心里也不痛快,何瀚说什么他也不反驳。

“我疯了吗,好端端的非要自己烦错,等着大帅休我?”张启山眼神锐利,拨开层层纱帐“你失了孩子的痛我懂,那也别乱咬人。”

“你懂什么?你不过就是说说……”

张启山弹了下手上的二响环,何瀚正要问他这是什么意思,却见张启山的眼神暗淡下去,眉头微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。

“在你进门之前,我本该有个女儿的。”张启山将手放在肚子上“ 我怀了她八个月,生下来却是死胎,我现在还是会时不时想起她,你说这种痛我懂不懂?我知道那种感受,所以我不会去害别人的孩子,知道了吧。”

何瀚也未料到竟会这样,看着张启山眼底隐隐闪着泪光,心里的怒火也尽数被浇灭了,掏出手帕去给张启山擦泪,小声说“我错了,对不住,叫你想起伤心事了。”

当你见到一个一贯强势,什么事都应对自如的人突然伤心,谁都会心软的。

张启山摆摆手叫何瀚回去休息吧,刚小产的身子被冷风一吹得了病就不好了。

何瀚披着张启山的衣服回去,天上挂着个圆月,照的地上很亮,每一块石头,每一块石板都那么清楚。

月光把何瀚的影子拉的老长,和树影一同印在那面白色的高墙上。

他想,大帅这时候在做什么呢?

大帅彼时正和五姨太甜蜜,回府后只安抚何瀚几句,竟去张罗娶新姨太太进门的事了。

何瀚是被何老爷捧在手心上宠的,没受过这种气,本来小产身子就虚弱,一时急火攻心竟昏了过去,再醒来五姨太都过门了。

大帅府人尽皆知,何瀚看不惯五姨太,两人但凡遇上就是唇枪舌剑,恨不能怼死对方。

真是想什么来什么,何瀚扯着五姨太来见张启山,说要讨个公道。

其实不是什么严重的事,只是何瀚一看见五姨太气就不顺,句句带刺明枪暗箭的,五姨太也是个性情中人,竟然和他吵起来了。

何瀚看见张启山也不管五姨太了:“启山,你得给我个公道,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顶撞我算怎么回事?”

五姨太:“明明是你无理取闹,别恶人先告状。”

张启山轻轻一笑,道:“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,珊珊”他示意丫鬟再添两盏茶“以后日子还长着呢,今天的事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过去了,喝杯茶清清火气。”

两盏青花瓷的茶碗搁在桌上,水中的茶浮浮沉沉,几番挣扎最后还是落入碗底。

“我不!”何瀚气的跺了下脚,指着五姨太“他一点都不尊重我,不罚不行。”

张启山揉了揉太阳穴,看着五姨太一脸的我没错,不由得笑了一下:“子光,小瀚再怎么说也是先来的,你敬重他几分也是应当的。”

刘子光还是绷着脸,但张启山的面子他还是看的,端起茶也不顾水温,直接喝了一大口: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。”

“小瀚,你还年轻,孩子总会再有的,何必非要和子光置气?他才来几天,能跟你结什么深仇大怨。”

何瀚登时又上了脾气,觉得张启山分明就是偏袒刘子光,心里又是一阵委屈。之前张启山是很疼自己的,怎么这刘子光一来大帅也不宠自己了,张启山也变心了!

哪里是什么兔子,分明就是只棕毛狐狸,滑得很呢,净装吃一副没城府的样子骗人,这个前年狐狸精。

何瀚撅撅嘴巴:“启山的面子我自然给,我不爱饮茶,这盏茶就算了,再会。”

说罢,何瀚气冲冲的走了,刘子光见状也要走,却被张启山拉住了。

“你这样可不是要把嘴里都烫出水泡么?以后有事你来找我就好。”

“我理解,但是他无端端的找我麻烦,我不忍。”

张启山笑,大帅府许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人了。

————
人人都爱张启山,就这样

评论(30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