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吞魂吐岁月 眉翠好生薄

万福玛利亚 章二

时樾第一次遇见何瀚是在清醒梦境,他坐在监控室里,看着一个漂亮的小公子被一群人灌酒,小公子起先还是很注意不肯喝,后来竟着了道,一杯接一杯。

作为酒吧老板,时樾其实很喜欢这种人,反正他们点酒自己赚,何乐而不为?

小公子不胜酒力倒在沙发上,时樾正打算叫人去清点一下,忽然发现屏幕上出现很神奇一幕,小公子钻到桌子下面去了。

时樾被逗笑,去往包房的路上莫名生出一种优越感,他当初喝醉了老实许多,只是坐在那儿不说话或者继续祸害别人,总之是没钻过桌子。

这种事他处理过无数次,驾轻就熟。

小公子扒着时樾的裤子不肯松手,奶声奶气的说Mommy不要哭,Daddy不要走,瀚瀚会听话的,你们不要吵了。

时樾把人从桌子底下拽出来,抽了纸巾,细心的替小公子擦去眼泪,哄了好一会儿才止住,只是可惜了一身西装,怕是再也没法穿了。

怎么办?那就脱了啊。

时樾闻到甜甜的味道,还未采摘的樱桃,柔软纯净。

小公子抱着时樾疯狂啃,时樾觉得自己怕不是要褪层皮,想着自己是不是被当成猪脚凤爪了,啃的这么来劲。

时樾深呼一口气,说这可是你先动手的啊,是你觊觎我的美色,对我上下我手,百般蹂躏,我这是逼不得已自我防卫。

在夜里我们将进去窃取一根开花的树枝,我们将爬过墙,成为花园中阴影里的两个影子。

在夜里我们将进去,至其颤抖的穹苍,你的小手和我的手将窃取那些明星。

然后静默的在夜与阴影里,跟着你的脚步踏入无声的香气之阶,跟着星光闪烁,进入春天明澈的身体。

小公子身娇肉贵,情到浓时高叫一声,似乎是报复时樾动作粗暴了些,狠狠咬了时樾一口。

时樾后来才知道,小公子名叫何瀚,何氏集团大少,青年才俊留学生,多少人像盯肉似的盯着。

何瀚在那事之后也来过几次清醒梦境,无不是发泄,喝的烂醉然后和时樾滚到床上去,时樾后来提议要不换个方式吧,你直接找我,没有中间商赚差价,我替你省点酒钱。

这个伟大的提议被何瀚一票否决,并剥夺时樾提出方案权利终身。

何瀚难得主动,他的浴袍散开,露出无限春光,他说时老板不如送我一次。

愿每天灿烂直到不能,华丽故事会发生。

从白发直到染金,从墨镜直到丝袜。

何瀚总喜欢开着盏台灯看书,时樾多是存心逗他玩,有时来了兴致也会跟着看几眼,英文原版的了不起的盖茨比。

梦,很好很美的梦,没有现实,醉生梦死,远处有绿色光点闪烁。

以至于忽然梦醒,时樾觉得自己还是死在梦里好一点,最起码他是真的快乐。

何瀚忽然消失,或者说他单方面断了和时樾所有联系。

你为何如此残忍?报仇真的比快乐重要吗?

无论是在地铁站或是海滨,黑夜或白昼。

衷心祈祷,请玛利亚再生。

时樾把车停在路上,优雅的走向泛着橘色光芒的水面,他来晚了些,错过了这片海最张扬美丽的时刻,太阳光芒直射水面,无数闪亮光点随着水波流动。

晒了一天的沙子应该是细软而带着偏高的温度的,可惜他现在正穿着手工制作的皮鞋,无法在沙滩放肆奔跑,只能沿着他人足迹。

他转头看落日,曾炙热如此,没入冰冷海水。

口袋里传来手机震动声,时樾叹了口气,回到了路上,他刻意把那些沙子磕掉,这不是他该有的东西。

安宁把所有人叫到一起,他坐在高位,王一般睥睨众人,没人敢出声,每个人都盯着脚尖,仿佛能开出花。

除了时樾,他自知美貌,所以骄傲,公主巡游一般进入会议室,皆是他美貌俘虏。

安宁忽然笑了,并不单纯,下面是沼泽,只等猎物自寻死路。他招招手,说是我太想你还是我的樾樾真的越来越漂亮了。

时樾坐到安宁身边,略带抱怨的看了一眼,说安总也知道多久没回来了啊。

安宁得到满意答复,揽着时樾的腰,说我要和卓总谈生意,他要带夫人出席,我怎么能忘了你呢。

都说卓夫人漂亮,像是选美小姐,不知道有没有你好看。

时樾笑,他不过是安宁炫耀的众多资本之一,摆在人前展示,与他人作比较。

安宁吐出烟雾,说听说何氏大少金贵得很,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。

时樾冷笑,我怎么敢。

————
存稿还是没找回来,继续崩溃

评论(3)

热度(37)

  1. 爱越越思霆眉妩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