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祝福你的余生拥抱伟大,爱不能爱,恨不敢恨

南国雪时 章壹

他叫山,是一条龙,蓝色的龙,没人知道,这是个秘密,他已不知在此地呆了多少年,只记得很久,桃花开过许多番,春草年年生。

山喜欢坐在河边,用法术隐去身形,看着两个少年在对岸练习幻术,他见过这种术法,能将人幻化做白鹤。

两位少年一名丹龙,一名白龙,山最喜看他们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
他曾与白龙有过一面之缘,白龙到山中采药,碰巧看见休息的山,他惊讶于山那水蓝色的发,一时看的呆住了。

山本是在午后小憩片刻,未想有人闯入,迷迷糊糊的转过身,想看看究竟是谁扰人清梦。

白龙这次叫出了声,却是感叹,他还未见过这样的容貌,雍容华贵,是皇家才能享用的美丽,说是贵妃也不为过。

这人的眼神中大概是有蛊,你与他对视一刻,便再也移不开,只想多看上他几眼,多记住些他的模样,梦中才不至寂寞。

山勉强睁开眼睛,似怒似嗔,却都没有力度,他人眼中只是百般妩媚之态,猫儿似的撒娇罢了。

他问,很好看?

白龙移开目光,说失礼了,只是好奇。

他被少年的举措逗笑,说我叫山,天生而已。

白龙见过这样的笑,在极乐之宴上,万人为之惊叹的贵妃娘娘。

贵妃娘娘本姓元,单名一个凌字,皇上是将人抢过来的,从他的儿子,寿王手中。

寿王抱着母亲的牌位怒吼,他穿着孝服跪在蒲团上痛哭,说这是乱了伦理纲常,他的父皇,万人之上,想要哪个女人不行?偏偏要抢去自己的王妃。

他拔出佩剑,划坏了床幔,窗棂上留下印子,那楠木桌也未能幸免。

元凌本是无辜,他当初只是在家宴上敬酒,祝父皇身体安康,一瞥惊鸿,皇上看见春色满园,红杏立在枝头。

帝王要他,他又有什么办法?

一个无权无势的美人,他的母家曾经强大,但那已是几辈之前的事,如今还要靠他的荫庇。

那晚烛火烧的极旺,轻透的纱幔被放下,元凌终于放下他的矜贵,趴在枕边轻声说夫君救我,父皇要我到观中修行。

可天不遂人愿,王位远比王妃重要。

皇帝顺着密道潜入,夜深人静,区区道观,谁敢拦天子?这天下都是他的。

元凌很是无助,他甚至听见了脚步声,可是没人推开那扇门,他曾经的夫君不敢忤逆父皇。

他畏缩,几乎贴到了墙壁上。

夜好长,像黑猫扼住人咽喉。

皇帝解开衣衫,元凌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,他低着头,说凌儿如今身体实在不便,请父皇宽恕。

没人能阻止九五之尊,元凌也不能。

凌贵妃,整个都城都充满了他的影子,帝王迫切的想告知天下,他的贵妃有多么美丽。

极乐之宴,一面之缘,白鹤望着凌贵妃的背影,觉得皇上为他做出什么都不过分。

如此美人,如此美人。

雍容华贵,盛世牡丹。

大唐国祚绵长,四海八方来贺。

可贵妃娘娘似乎并不是很快乐,他总是若有若无的皱着眉,叫这世间繁花暗了几分。

白龙问,你究竟想要什么?

山不解其意,他什么都不想要,山间清风四时明月足矣,多余之物皆是烦扰。

他摇摇头,颈子上系着的铜铃发出清脆响声。

白龙想起那日贵妃娘娘所说的话,我与你本是一样,孤独无依。

他悲从中来,为娘娘感到心痛,他是谪仙般的人物,却也要为此烦扰,寿王爱他皇帝爱他,可他们又没那么爱娘娘,人们都羡慕娘娘的福气,又有谁看见他的苦难呢?

皇帝向他的子民炫耀凌贵妃的美丽,叫四海八方都清楚这最美的人是属于他的。

白龙那日明明看见凌贵妃眼中忧伤,他看见贵妃白玉般颈子上的点点红痕,傲雪梅花一般,连这种东西放在凌贵妃身上也是美的。

他也很悲痛,恨自己想救贵妃,却不能。

用针封住穴位假死,就算是假的,贵妃娘娘也不该被如此对待,他热血沸腾,走上前去说不准动贵妃娘娘,却被师傅敲断了一条腿。

凌贵妃站在皇帝身边,他不再带着往日端庄的笑,而是冷漠,仿佛在论的并非他的生死,他端起那碗药,一饮而尽。

红颜枯骨,不过转瞬间。

白龙泪眼模糊,他抱住眼前人,假装这是凌贵妃,那个大唐盛世的象征。

山的体温偏凉,自然喜欢少年人这温度,也不愿撒开手,将下巴垫在白龙肩膀上,说你乖些,莫要哭了。

醉生梦死。

白龙觉得自己仿佛在水中,他好像触到了鱼的鳞片,可鼻尖萦绕的分明是花香,他能感觉到体温,那并不属于自己的温度。

他睁开眼,山的上身呈现在面前,白皙光洁,大概要在华清池里才配洗这凝脂。

山伸出舌头,舔了舔白龙的耳廓,又轻轻咬了咬耳垂。

食髓知味,原来如此。

白龙本想推开山,他觉得有些羞耻,脸上也烧的通红,可一看见那张脸,本是要推开的手又将人揽了过来。

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

山的背抵着岩石,他的背与不太光滑的石面摩挲,温热的液体顺着那双腿流下。

白龙吻住山的唇,他强睁着眼,眼泪流出,砸在山的身上。

元凌,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?

娘娘,你在看见他们都在推卸责任时,是如何想的?

皇帝为了自己的位子抛弃了你,他许的山盟海誓都是一纸空话,连你的翠翘他都不曾保留,任它委地无人收。

山睁开眼,他看不懂白龙的泪,他只知道少年的心很痛,快要死了。

他吻去白龙脸上的泪,与此同时,白龙释放在他体内。

有情皆苦,众生皆是。

这众生千万,爱他者几多,恋他者为他者只有白龙一人。

评论(2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