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想在花朵缭绕的街道上,成为即使飘落也美丽的花

脑洞后续 宇文拓x元凌 章贰

元凌忽觉腹部一阵剧痛,似有刀子在里面乱搅,这一下疼得差点叫出来,他咬着下唇,竭力压制着,他不想在宇文拓面前表现得如此脆弱。

他从来都不是宫墙内娇嫩的花,凌王第一次从战场上凯旋,彼时正是少年。

元凌的手死死抓着盖在身上的锦被,说拓,你可是奉了师命,要来杀我?

宇文拓低下头,他从怀中掏出手帕擦去元凌额上的汗水,说只是今日得了空便来看望你。

此刻殿外传来一阵声音,在元凌身边服侍多年的宫婢闯了进来,青色衣裙上沾染点点红梅般血迹,慌张的说殿下快走!

下一刻那宫婢倒在地上,那张清秀的脸扭曲着,她大口大口的吐出黑色的血,几下猛烈抽搐后没了动静。

宇文拓将元凌抱起,他惊讶于元凌明明还怀着孩子,为何抱起来仍那么轻。

元凌指了指殿内一个角落,说去暗室。

那暗室当初本是为了方便元凌与宇文拓私下相见而修筑,只有他们两人知晓,本以为这暗室再也不会被打开,未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。

所幸暗室中的蜡烛还能用,宇文拓催动内力点燃几根,放在一旁照明。

元凌经了这一番折腾只觉腹内疼痛更甚,加之心中觉得被宇文拓欺骗,竟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只是他现在浑身无力,到了宇文拓脸上也只是轻轻一下。

元凌费力的喘气,说拓,为何骗我?

御医知道这个孩子保得多困难,先是三个月时胎像不稳,四个月时早膳中莫名被掺了薏米,五个月时凌王殿下不慎从金鳞台摔倒,六个月时送来的安胎药莫名成了催产药,能活到现在也着实是福大命大。

微弱烛光中,宇文拓瞧见元凌眼中的自己,他只觉自己要被元凌眼中的泪淹死。

许是御医之前用的药起了作用,元凌的小腹疼痛加剧,比起之前猛烈而短暂略有不用,一阵一阵的钝痛,每次都比上一次更疼一些。

元凌已经疼得快要昏过去,他仍保有一丝清明,咬着一块锦缎不叫自己发出声音,这暗室虽说较为隐蔽,但若叫那些人听见声音,被找到也不过片刻。

元凌心中暗道不好,那些人一时半刻必然不会离开,这孩子现在还生不得。

他试图把两条纤细的腿闭上,但现在的身子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,更剧烈的疼痛传来,孩子似乎已经进入产道,彻底绝了再忍一忍的可能。

元凌的手胡乱在腹上按压,他早就下了决心,哪怕自己死了也要叫这孩子平安。

聪慧如他,自宇文拓踏入殿内那一刻便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于元凌而言,这是赌,赌宇文拓究竟多冷血,究竟会不会将自己亲生骨肉的命也不管不顾。

宇文拓看着元凌的痛苦模样,这个大魏四皇子,战神凌王,此时正在娩下自己的孩子,他痛的快要死掉,可自己本来是要来杀他的。

评论(8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