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想在花朵缭绕的街道上,成为即使飘落也美丽的花

脑洞后续 宇文拓x元凌 章叁

液体自元凌双腿间流出,洇湿月白色的寝衣,元凌对于这种事也不甚了解,摸了一把发现:不是血,这才松了口气,按照之前御医所言,大概是破水了。

元凌回忆之前阿姊生产,自己在殿外都可听见惨叫,血水端出来,汤药往里送,听宫婢说是阿姊难产,胎位不正加上胎儿过大,怕是还要折磨上好久。

当时元凌未能理解那痛,他想象当敌人的利刃刺入自己的身体会有多痛,把这痛延长至几个时辰,又当如何?

随着一声婴儿啼哭,阿姊便没了动静。

他跟着天帝进去,看见阿姊满头的汗水,头歪向一侧毫无生机,御医跪在地上,说老臣无能,公主血崩了。

只是那孩子终究还是死了,小小的身体显出青紫,御医只说是先天不足,天帝很是伤心,亲自为这早夭的孙儿写了篇祭文,整个魏宫都笼罩在阴影里。

天帝当晚私下召见元凌,这个孤独的王似乎比起昨日苍老许多,他叫元凌坐在自己身边,说凌儿,父王失了女儿又失了孙儿,父王最心痛,可父王只能这么做。

阿姊是元家的女儿,大魏的公主,她想逃脱这个身份,想和那个侍卫私奔,除非她死。

皇家最是无情,于他们而言一个人的性命比起颜面轻的可笑。

下腹比起之前变得硬了些,元凌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在下移,他现在一点力都用不上,加上产道还未完全打开,这孩子能否平安出生,元凌自己也不知道。

身下还在不断流着羊水,那孩子却没了动作,元凌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挤得移了位置,他压榨自己仅剩的一点力气,却是徒劳。

像是一尾将死的鱼不断挣扎,元凌被一阵宫缩激得弓起身子,宇文拓想要扳过元凌的身子,他看见元凌脸上的泪水,似那无瑕玉璧上不可忽视的裂痕。

元凌的手压在隆起腹上,他闭上眼用力向下推了一下,疼痛比起之前更甚,似是用千斤重的铁锤将自己生生砸开一般。

宇文拓连忙拉开元凌的手,他怕再晚一刻元凌会被把自己疼死,虽说这方法看似可行,但按着元凌这么做也是一尸两命。

元凌此时也是疼得发昏,他把头靠在宇文拓肩上,顾忌外面的人,贴在宇文拓耳边轻声说宇文太师,等孩儿死在我腹中,你再将我的尸体带回去复命,免得落个刻意谋害皇子的罪名,这儿不是金麟台,我想护你也再无那个权利了。

宇文拓心中震惊,脸上却未有表露,说原来你早就知道。

如何不知,做个傻子么?

那日在金麟台上并非是元凌不小心踩滑才摔倒,而是有人刻意为之,目的就是要警告元凌,与国师做对是多么危险的事。

只是宇文拓不会想到元凌已有五个月的身孕,靠束腹带以及宽大衣衫才掩饰过去,这一摔不仅伤了元凌的腿,还害他险些小产,元凌回来时见裤子上点点血迹连忙叫了御医过来,又是服药又是施针,过了一个月才好转。

————
对不起 本来没想叫凌凌生这么久的
突然间想到的point有点多 所以……
辛苦凌凌了

评论(5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