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眉妩

也许是天生懦弱的关系,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祥的预感

生死疲劳 章玖

阿永还在想,或许真正的坏人是我,A lice很好,我并非不喜欢她,但也只是喜欢而已。

既然知道了人在哪儿,剩下的就可以安排了。

翌日清晨,阿永把衣柜里藏着的枪支零件翻出来,组装在一起,并检查了一下确保到时候不会出现哑火。

到了关键时候,还是这种东西最能给他安全感。

要等到傍晚天色暗一些才好行动,阿永自嘲的笑笑,他自己都不记得多少年没做过这种事,果然是混着混着就成了个懒鬼。

这家废弃工厂的设计图纸他研究过,可以利用二楼北面走廊的一个窗户翻进去,难度不大。

他从窗户潜入工厂,利用各个死角,幽灵般到了看管的两个人身后,动作干净利落,快速插入喉管,并用布团把嘴巴塞住,他不希望发出一点多余的声音。

阿永解开绑在陈霆身上的绳子,那绳子表面很是粗糙,把陈霆的手腕磨破了皮,陈霆的表情很是惊喜,他似乎并没想到阿永会来。

那惊喜很快消失,阿永看着陈霆蹙起的眉,刚想问怎么了,回过头看见不知从哪里出现好多人,为首者手里还拿着枪。

来不及思考,阿永条件反射般抽出枪射击,同时护着陈霆向窗口逃过去,子弹射来,正中阿永肩部,一瞬间肌肉被撕开的疼痛叫阿永差点晕过去,他看着陈霆惊慌的表情,想着这次好像很严重。

陈霆抄起地上一截铁管砸碎了锁,一脚踹开那块铁皮,他看见下面好像停着一辆破旧的卡车,阿永单手搂住陈霆,跳了下去。

卡车上铺了一层稻草,缓冲了不少,就在他们两个摔下去的瞬间,那卡车忽然开动,各个零件都呻吟着,像是下一秒就要坏掉。

速度还不算慢,但子弹更快,阿永翻身把陈霆压在身下,又是一枚子弹射入腰部,阿永咬破了舌尖逼迫自己保持清醒,计划还没有完成。

阿永已经安排好了船,能把自己同陈霆送到安全地方暂避风头,现在任家必定是全城搜捕,还是逃跑更为安全。

只是照现在的情况看来,自己怕是撑不到那么久了,原来肉体对上金属时是那么脆弱,肌肉瞬间被撕裂,痛感一点点蔓延开。

阿永感觉伤口似乎不再流血了,可能是血都流干净了吧,他抱着陈霆,把下巴抵在陈霆额头上,说阿霆,以后照顾好自己,我没能力,只能到这儿了。

陈霆脸上全是泪痕,他双眼红彤彤,哑着嗓子说阿永,傻仔,你不该救我,不值得。
————
对不起大家,我是个动作戏?废_(:з)∠)_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