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眉妩

也许是天生懦弱的关系,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祥的预感

妖妃 柒

入了冬元凌的身子倒是越发破败,他生于气候温暖的魏,本就有些畏寒,如今更甚,屋子里的炭火从未断了,棉被都要盖上两床方才好些。

伺候的宫婢以为他在午睡,聚在殿内西北角低声说听说魏国又送来了位美人,大王喜欢的不得了,这位怕是要失宠了。

元凌其实清醒着,但他又实在没心思去管那些事,自他到朝歌以来经历的事已叫他看透许多,本就不是那争强好胜的性子,谁得宠谁失宠又有什么干系?又不能叫他的病好一些。

园果坠冰,枝干摧折。

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,元凌虽然身体大不如前听力却愈发敏锐, 这不是他宫中人的脚步声。

少年干净的声音自殿外传来,说自己也是魏国来的,特意来见元凌。

不用问元凌也清楚他是谁了,那厢宫婢说了元凌还在休息,见来人不肯走已经打算撵人,元凌支起上半身,咳嗽了几下说无妨,叫他进来吧,我也许久未见到魏国的人了。

那人穿一身靛蓝色祥云纹的衣服,外头披一件狐皮大氅,见了元凌便要往他身上靠,元凌摆摆手叫他停下,说我还不知你的名字,你先在这儿暖和一下再过来,我现在的身子抵御不了寒气。

宫婢上前助那人拖了大氅挂在一旁,这少年行了个礼,说我姓崔名略商,与四殿下曾有一面之缘,四殿下大概是不记得了。

元凌险些打翻手上端着的热茶,四殿下,许久无人这样叫他了,他们叫他元凌,凌儿,凌妃,妖孽,却无人叫他四殿下,无人记得他是大魏的四皇子。

崔略商,元凌呢喃,这个名字他着实陌生得很。

元凌往里挪了挪空出些地方来,他苍白脸上露出几分血色,示意崔略商坐过来。

如此才方便细细观察,之前闭目假寐忽然又要看东西,元凌眼前有些模糊也未能瞧清崔略商的模样,凑近了才发觉这人的双眼看起来干净得很,心里哀叹一声这泥潭你偏来,这又是作甚。

崔略商瞧不出元凌的心思,倒是看着元凌的脸不自觉的笑起来,喃喃道四殿下与当年并无太大差异,不对,漂亮了许多,也瘦了许多。

元凌被他这幅认真模样逗得笑出来,打量着崔略商的脸,不知道捏起来是什么感觉。

————
性感博主在线更文,啪叽

评论(5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