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吞魂吐岁月 眉翠好生薄

慕瀚骨科 卡萨布兰卡 2

何远堂被气得差点心脏病复发,吞了几颗药丸,坐在椅子上一手抚着胸口顺气,另一只手指着跪在面前的两个儿子,好一阵才说出话来:“你们两个干的这叫什么事,小瀚,小慕不懂事你怎么也胡闹!”

同父异母的两兄弟搅在一起,这是多大的丑闻!传出去别人该怎么看何家?

何瀚心中冷哼一声,alpha强上omega这么明摆着的事都看不出吗?

何慕裹了件浴袍,何瀚还是昨天那件睡衣,下楼的时候身上的痕迹展露无疑,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鲜血凝成块糊在何瀚雪白的大腿上,还有那几处青紫,铁证如山。

下摆上沾着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,何瀚跪的膝盖疼,右脸上一个红色掌印格外瞩目。他喘息声变得极重还伴有几声咳嗽,身子发颤,仿佛下一刻就要晕过去。

明眼人都看出何瀚流的血多得不正常,虽说没有扩张就进去可能会流血,但那最多也就是那处撕裂的量,何瀚更像是被人捅了一刀,哗哗的流出来一样。

“小瀚?”管家知道何瀚身体不好,再这么跪下去怕不是要出事,想着怎么提醒何远堂,却看何瀚的身体猛的晃了一下,然后向着何慕那边倒去。

何瀚刚好倒在何慕怀里,何远堂看了又是一阵血往头上涌,抄起手边茶杯往何瀚身上砸,何慕连忙伸手挡下,热茶撒了一手他也不喊疼,只是静静地把手收回去。

“好啊,你们两个……”何远堂还没说完,一阵细碎呻吟从何瀚口中传出“疼……肚子……救我”何瀚的脸色苍白如纸,挣扎的动作使他的腿露出来,看着上面的血迹何远堂也有些怕了,叫管家找件衣服把何瀚裹起来,到陆家的医院去。

“妊娠十五周”医生看了眼何慕“还是该注意点,有点动了胎气,不过现在没事了,之后注意保养就行,胎儿有点营养不良。”

何远堂看看躺在床上何瀚,转头问医生:“孩子现在可以流掉吗?”

“啊?那个……现在这么大了药流没有用得引产,比较伤身体,病人身体比较虚弱大概得调理一周再做。”医生说完就走了,病房里就剩下何家三个人。

何远堂坐在何瀚病床边上:“小瀚,”

何瀚已经醒了,他的手护住小腹,看着何远堂的目光中带着恐惧和乞求:“爸,留着他行吗?我可以一直待在家里,我悄悄把他生下来,没人会知道的,求你了。”

“何家没有不明不白的孩子,是哪个不要命的人干的?”

何瀚挣扎着下床,一下没踩稳跌到了地上,捂着肚子很是痛苦的样子,何慕想去把他扶起来又被何远堂一眼瞪得没了动作。

alpha之间最常用的手段,威压,这个年长的alpha的阅历强过何慕太多了。

“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怎么不明不白?”何瀚抬起头与何远堂对视,像是一只护崽的野豹“爸,他身上流着何家的血呢,我不会打掉的,除非我死了。”

“到底是谁的孽障叫你这么宝贝,你要丢人丢到什么时候?”何远堂没想到何瀚敢如此顶撞自己,alpha被omega顶撞,多大的笑话,他看着何瀚的肚子也觉得碍眼,竟一脚踢了过去“你不愿意那我帮你!”

眼看就要踢到何瀚肚子上,何慕连忙挡在两人之间,生生接下了何远堂这一脚,跪了下来:“爸,哥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!”

何远堂当即被气的心脏病发晕了过去,何慕赶快去喊护士,没留意到何瀚的眼神。他浅笑,看着猎物落入网中。

抢救了好几个小时人才醒过来,何远堂神智还不是很清醒,却记得要何瀚滚,不要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
现在的何瀚没了刚才那强硬的态度,红着眼眶看着何远堂嗫嚅着叫了声爸,何慕追出去却被一句“你敢跟上去就不是我儿子”吼住,只能看着哥哥的背影远去。

何瀚并不打算回何家,他去了陆郜的家,:不巧正赶上陆郜Mike打情骂俏,被秀了一脸。

Mike把沙发上的零食扒拉到一旁,空出一块地方给何瀚,又把抱枕放到何瀚身后叫他靠着,很是高兴的跑到厨房去拿自己烤的小蛋糕来。

陆郜一脸欲哭无泪:“瀚瀚,这是我老婆啊。”

“omega之间的纯净友谊谢谢”何瀚咬了一口,不得不承认这个蛋糕好吃到爆炸,松软不腻还有奶香“我来拿药,顺便等会儿何慕来找我的话你说我没来过。”

陆郜走进卧室翻了一会儿,拿着几盒药出来:“注意安全,你怎么选了那么个小破宾馆?”

“没带身份证,这样不错了”何瀚拿起两个小蛋糕“Mike,我先走啦,之后再来找你玩喔~”

陆郜:我应该在车底……

评论(11)

热度(51)

  1. 爱越越思霆眉妩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