眉妩

吞魂吐岁月 眉翠好生薄

慕瀚骨科 卡萨布兰卡 4

何瀚看着衣柜里的衣服不禁感叹一句:原来我几个月以前身材这么好。他的衣柜里挂着几套西装,都是意大利手工定制的,就他如今六个月的肚子是怎么塞也进不去。

书房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,何瀚把香薰蜡烛点上,好像听到了“并购案”,“欺诈”,“闹事”几个词,他揉了揉肚子,说:“希望将来何慕能好好教你。”

整间屋子光源只剩下火焰燃烧,白玫瑰的香气萦绕在床头,敲门声打破寂静,何瀚扶着腰颇为辛苦的下床开门,发现何慕站在门前,脸上好像被什么刮伤了,脸上却还带着笑,笑得阴森许多。

何慕走进房间反手关上门从背后抱住何瀚,两只手在他肚子上打转,像是在安抚一只小兽:“哥,你害我被骂了,怎么补偿一下?”

“你怎么,嘶”何慕突然含住何瀚的耳朵,怀孕的omega尤为敏感,不由得浅浅叫了一声“让爸知道就完了,我觉得他不介意,嗯啊,一尸两命。”

“放心”何慕大方的释放信息素,满屋子都是浓郁的酒香,他用鼻尖去蹭何瀚后颈的腺体,一手拨开碍事的衣料“我拿到的药虽说没有你的好,但是让爸睡一晚上足够了。”

何瀚身体一僵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就是那种安眠药一样的东西啊”何慕换了个方向与何瀚面对面,托着那人圆鼓鼓的肚子往床上去“你把那个财务漏洞做的太明显了,我帮你完善了一下,到时候爸会收到一个更大的惊喜。对了,这次我想把上次没做的事情补上,生意人不能亏,你说对吧,哥。”

“滴水不漏,是你一贯的作风。但是你输在太宝贝这个孩子了,”何慕的手指拓开狭窄的甬道“看样子你早就知道这个孩子了,那天晚上我如果真的要上你的话你必然奋死反抗,就算alpha对omega有绝对的力量压制,我至少得破相。”

孕期的身体本就十分敏感,那受得起这一番撩拨,何瀚下身已有抬头的趋势,但听了何慕的话不由得心中一寒,也是啊,这个家哪来什么父慈子孝兄弟和睦,豪门之中最要的是钱是权,亲情爱情太过奢侈,不敢求,求不得。

那个乖巧羞涩,会拽着自己衣角叫哥哥,眼神清澈纯净,永远天真美好的弟弟不在了,他被这个“家”吃掉了,只剩下一具肉体。

“你策划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和爸离心,他那么保守的人知道我和你乱×伦就得气个半死,这个孩子他一定不会留,你又教唆我去夺权,因为这样你才能回何家,否则这孩子只能是个私生子。”

何瀚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何慕,护着肚子冷笑一声:“所以你将计就计,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,是我诱惑你背德,是我教唆你和伊莎贝拉悔婚,我毁了爸精心筹划的商业联姻。小慕,你这步太多余了,爸不会让我接手何氏的,他对你多偏心你不会不知道。”

alpha的阳×物涨得硕大炙热,何瀚的腿不小心蹭到都惊讶于它的尺寸,虽说六个月的胎像已是较为稳固,但被折腾一番也是凶险,何慕又是个年轻气盛的恐怕会控制不住,他低声呵斥“别胡闹!”

这种事哪是说停就能停的,何慕将何瀚一条腿捞起以便进入:“哥,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?”凶器一点点碾入,何瀚疼的差点叫出声,一口咬在何慕手上。

“我知道何家只有你对我好,他们都看不起我,说我是……私生子,我那天站在门外好犹豫,我想逃,可是我没有地方去。”何慕在何瀚的唇上重重落下一吻“然后你回来了,你从轿车上下来,看上去那么光彩照人,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老鼠,恨不得立马消失。”

“但是你不一样,我以为你会恨我会骂我会打我,但是你披着光芒万丈走过来抱住我,你说怎么不进去是不是在等你,你当时笑得特别好看,我就看着你的酒窝也笑了。我第一次相信天使在人间,你救了我,哥,你就是我的光啊。”

随着一次次挺进何瀚眼角流出晶莹的泪水,他张大嘴拼命地呼吸着,好像一尾濒死的鱼。哪怕是生理上带来的极度满足也无法缓解他心口的疼,他蓄足了力气想要推开何慕却是无果:“所以你就这么对我吗?推我跌下楼害我没法参加董事会,改了财务报表陷害我,在会议室摆花要我犯哮喘,三番两次的强×暴我……”

何慕捂住何瀚的嘴,身下越发卖力,何瀚不由得弓起身子,却因那沉重的肚子又倒下了,何慕见状倒是放缓了节奏:“我知道你做的事是在针对爸,他也抛弃了我,我和你是一样的,他一个人毁了两个家庭。”

“安心养胎,哥”何慕用手擦去何瀚脸上的泪水“我很期待我们的孩子是什么样的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47)